•    丝瓜app无限看二维码   

    “飞弹女王”先前说,玄微子应该利用心灵异能来培养间谍与暗杀者,这确实让他受到启发。

    要是由玄微子来收集情报、蛊惑民众,那他一个人说不定能顶过一大帮间谍特工。如果玄微子想要搞暗杀行刺,就算他本人并不专精此道,可是心灵异能运用得当,确实可以充当优秀的刺客。

    不过如今的玄微子,无论是本尊还是化身,也没有空闲去当什么情报组织的头目了,这项工作就安排给提乌斯。并且从不凋金花会中抽调几名曾是游荡者的心灵武士前来,配合提乌斯的大使工作。

    任何外交行动,都不可避免附带着情报工作,想到当初配合奥秘之眼的“门锁”、“影刃”这些组织,还有“吹笛人”从旁鼓吹造势,玄微子就知道奥秘之眼的势力,绝不仅限于表面上的法师群体。

    尤其是俄格亲王占据着新卡美洛城这座城市,本身就有新旧大陆几条重要航线的汇聚,也是大量商品贸易的集散中心。虽然此地的统治者能够因此坐获巨利,却也注定会面对大量利益纠葛和外部势力渗透。

    玄微子就是看清这点,所以宁可仗着云海仙宫的暴力威慑,也要让此地堡垒使馆尽快落成,牢牢在这里扎稳脚跟,将未来博弈重心留在新卡美洛城。

    此举实乃祸水东引,玄微子需要给互保同盟争取内部发展和时机,因此新卡美洛城越受世人关注,对互保同盟越是有利。

    未来俄格亲王加冕立国,各家商会不可能忽视新卡美洛城的交通枢纽地位。帝国和奥秘之眼哪怕没有立刻用兵动武的打算,也必然要在新卡美洛城煽风点火。

    把各路势力明暗交锋钉在俄格亲王的地盘上,互保同盟不需要耗费太多人力财力,就能无形中限制他的心思精力。把一位雄主明君的力量,拖入各方博弈的泥淖之中。

    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酣睡?不妨垂饵诱来群狼,以疲雄狮。

    ……

    “你要乘船出海?那看来我们方向并不一致。”

    咬着草莓的可爱清纯女郎

    “暮光妖精”中,帕丽娜又换了一件蓝紫长裙,裙摆处好似有妖精光尘飘飞,华美动人。

    玄微子正在将一堆礼物塞入次元口袋,或者封存进星光茧,对帕丽娜笑道:“你当初要求在常青城建设妖精庇护所,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,派人做足准备,不过具体施法要靠你这位传奇术士了,珊多丽会接应你的。”

    “珊多丽?”帕丽娜笑着问道:“你的那些女人能够接受我吗?”

    玄微子说道:“你又不是就此长住常青城了,修建完妖精庇护所,我估计还有不少业务要委托法赖家族,你准备安排一些精干得力的人手吧。”

    “哦?看来是要有大动作了?”帕丽娜细眉轻挑:“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?”

    “补偿?我又不会白嫖你法赖家族。”玄微子有些发懵:“我正好需要一些擅长处理多方关系的人手,不是床上那些事情。”

    帕丽娜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你可是白嫖我这个人了。”

    玄微子差点没笑喷出来,只得摆摆手说:“那你去常青城等我的本体好了。”心想这妖女该不会是双修上瘾了吧?

    帕丽娜会找上玄微子,除了艾丝梅朵的引导外,主要还是由于她出身的“暮光王廷”中至高妖精的命令。然而这群身处特殊位面空间的不朽存在,很有可能也是因为星纲法坛触动古代巨人遗迹,从而感知到玄微子。

    很显然,暮光王廷是极少数经历了“上升阶梯”仪式,还能保存下来的位面空间,如今常青城附近还保留着一处完好的古代巨人遗迹,至高妖精通过帕丽娜在常青城设立妖精庇护所,估计也是存了探查遗迹的想法。

    其实玄微子也对古代巨人遗迹很感兴趣,可是他发现遗迹背后的概念存在,凭借灵能、奥术、精魂法术,仍然不能与之深入接触,更别提将其剥离呈现,只能缓慢地抽取出奥能晶体。

    玄微子也想看看至高妖精有什么手段,而且本尊与帕丽娜双修过后,发现自己的炉鼎生机居然跟她有几分相近。

    思来想去,也许是因为自己参考了天空歌者的精魂法术,修炼《上清九丹上化胎精中记经》,以炁化身神洗炼炉鼎形骸,脱胎换骨成就半仙之体。

    而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,玄微子本尊恐怕更接近于某种精类生物。

    精类生物的一个特点,便是与出身环境保持着超自然的联系,或者反过来说,他们体现了外部环境各种有形与无形的本质。部分从自然环境孕育的精类,更是可以轻松调动与自身契合的力量。由于魂魄结构大异于凡人,所以精类生物能够轻松施展众多类法术和超自然能力。

    不过对于玄微子,更重要的则是精类生命那悠长的寿数。暮光王廷中的至高妖精号称不朽,且不说是否真的恒久不朽,但能够从古代巨人时代一直存活至今,也确实算驻世长生了。

    起码在修道长生这条路上,至高妖精可以算是玄微子的半个前辈了,迟早要向他们好好讨教。

    ……

    米妲看着不远处挂着常青商会徽记的重型货运马车,足有二十多辆,身披黄色罩袍的商会守卫扶着斧戟一类长兵器,看着一箱箱药物从马车搬下,送往城外营地的临时医院。

    城内不少人都听说了,贫民窟的原址上,正在兴建互保同盟的使馆与常青医院,还有大片能够容纳原本居民的房屋,为此还特地招募了城外营地的贫民去做工,吸引了许多人前往,就是为了讨口饭吃。

    与此同时,常青商会的车队这些天不断出入新卡美洛城,除了给最快建好的使馆送去定制家具外,也有一批是用来作为样品,展示给新卡美洛城各家商会代表。

    当然,也少不了外观新颖的常青之衣。据说第一批运达新卡美洛城的常青之衣,并不是追求防护效力的铠甲,而是由“心灵公爵”亲自设计的宽袖长袍。无论男女,穿上之后不仅显得风度翩然、魅力出众,更是有经年不散的淡雅芬芳徘徊周身,纯净天然,仿佛让人置身丰饶富足、气息清新的世外田园。比起那些只会穿金戴银、满身宝石、喷洒香水的庸俗打扮,常青之衣真是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!

    法师袍,不行;常青之衣,行!

    结果就是那批常青之衣直接被几家大富豪竞拍抢走,现在谁能穿上一件常青之衣,谁就能贴近新卡美洛城最新的时尚风潮,估计有不少达官显贵就是要在即将到来的加冕大典上,穿着常青之衣出席。

    至于这背后暗藏了多少商业利益、私下合作,普通人自然是不清楚的。

    而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真正的好事也许是正在建设的常青医院。炼金术师的治疗药剂不是普通民众能够负担得起的,而教会圣职者的治疗神迹,每天也有上限,往往也优先服务于信众,或者说提供捐赠的信众。

    大多数民众有个磕碰擦伤、头痛腹泻,也不一定会找教会圣职者救治,因为通常也轮不到他们,这些小毛病忍一下说不定就过去了。

    可是常青商会的廉价药物,不少人也是有所耳闻,很多人翘首以盼。并且最近来到的一批商会医师,都开始在城外营地给贫民治病了。

    一来二去,城外营地中反倒搭起了一排排简易棚屋,专门改造成临时医院,许多药物也跟着商会车队一箱箱地运来。

    “父亲,这些都是老师安排的吗?”

    临时医院外的空地上,泰罗压低着声音询问身旁体型发福的海伯利安。虽然他不是泰罗和米妲的亲生父亲,但他早就跟两人的母亲结婚,组成家庭。

    “当然!”海伯利安得意笑道:“早在那晚上大战之前,公爵大人就让我集中一批可以调动的药物,随时运来新卡美洛城。就算我们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,也可以趁战后重建赚一笔。而且不光是常青商会,好几家大商会也都盯着,只是他们都没有公爵大人的本事,他连奥秘之眼都赶走了,我们常青商会的生意自然就做到这里!”

    泰罗点点头,海伯利安说道:“对了,你跟公爵大人出海,也要顺带好好了解海上的商贸、航线和相关知识,不要光顾着打打杀杀!”

    玄微子化身即将登船出海、离开新卡美洛城,却是准备带上泰罗。

    “父亲,您这是希望将常青商会的生意做到旧大陆吗?”泰罗笑着问。

    “这是当然!”海伯利安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我这是为你好,虽然你这些年本事见长,但一个人能耐再大,也就是两条胳膊、一张嘴巴,你不是受人敬仰的教团祭司,也不是挥金如土的法师,我们一家人如果不是得到公爵大人的恩赐,哪里有今天的成就?

    若论做生意,我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有钱有势的人物,他们都有真才实干吗?不见得,无非是懂得把握机会,是风口上的猪,正好被吹上天而已。这两年我也回味过来了,如果没有你和米妲两个,公爵大人手下有的是会做生意的人,干嘛还要用我?”

    泰罗不好直言反驳,瞧了旁边抱着小黑猫的妹妹一眼,问道:“父亲,没那么夸张吧?”

    海伯利安摆摆手:“我最近听到一些消息,互保同盟内部也许会有大动作。这个时候公爵大人还带你出海,你更要把握机会!如果只仗着你是公爵大人的学生,那你绝对混不下去的。”

    “那米妲妹妹呢?”泰罗问道。

    海伯利安脸色一怔,别看他阅人无数,对自己这个女儿的了解实在不多,他根本没法从米妲宁淡表情上瞧出什么来,这种难以揣测的神秘感,简直跟他老师如出一辙。

    也正是因此,海伯利安从来不敢以父亲身份要求女儿,于是问道:“米妲,公爵大人没让你一块跟着出海吗?”

    米妲摇摇头:“老师只是将迈昂叫走了,他让我自行游历。我或许还会在新卡美洛城待一阵子。”

    “妹妹,你是打算收那对兄妹做学生吗?”泰罗瞧见不远处温特兄妹,他们正饶有兴致地数着常青商会的马车。

    “他们想要走上老师开创的道路,现在还差很远。”米妲摸着怀里的小黑猫回答道。

    父女兄妹三人在那里谈话,罗莎莲也在默默与玄微子保持着远距离的心灵感应:“喂,你的本体不是在天上那个风暴宫殿吗?分身能够出海跑这么远?”

    玄微子回答说:“这有什么稀奇的?拿撒吕依那天晚上不也传送来两个克隆体吗?”

    “有分身就是方便啊,本体就不用忙了。”罗莎莲嘿嘿笑道。

    “扯什么呢?本体忙死了,而且不是忙着战斗,全都是些繁杂琐事和各种计算。”玄微子说道。

    “那你为什么不让分身带着米妲出海?”罗莎莲问道。

    “各人有各人的发展方向,而且这次出海凶险得多,就不让米妲和你一块跟着了。”玄微子回答说。

    ……

    “老师,我来迟了!”

    泰罗纵身一跃,稳稳当当落到宽阔坚稳的甲板上。玄微子手中里盘着两枚宝石晶球,咕噜咕噜打转,隐约可见几丝电弧跳动。在他旁边,站着身高体壮、神态木然的半巨人迈昂,身上穿着厚重铠甲,挂剑负盾,十足一名彪悍无情的贴身护卫。

    “刚好。”玄微子神态淡然,朝着舵轮边上的船长打了个手势,随即一阵急促铃声传遍大船上下。

    就见水手们开始奋力拉拽缆绳、展开船帆,另有法师举起灵光浮泛的权杖,伴随冗长咒语,一股无色的球状风团,将船帆吹得鼓起,强大的气流给风帆大船提供动力,徐徐驶离港口。

    “哇!还能这样操作?”泰罗还是头回见识这种远洋航行的大船,内心难抑兴奋。

    倒是玄微子一脸淡定,盘着宝石晶球若有所思。

    “老师,这次出海,估计会有相当一段日子不能回去了吧?”泰罗问道。

    玄微子说道:“你不是会‘水面行走’吗?现在跑回陆地还来得及。”

    “不,难得出门一遭,我倒是真的想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。”泰罗感叹道,他望着眼前辽阔无垠的大海,仿佛另一个世界的画卷,正朝他徐徐展开。

    xiazaitxt